????在这六月底临近七月的最后一个凌晨,在魔都这片灯火璀璨的城市,也在这凌晨整个城市最为安静的时刻,一切的一切都好似连锁反应一般,都在此刻彻底爆发了。

????闵何区老式小区的街边洗衣店,此刻在深夜时分半拉着卷帘门,显然也即将关门停止营业了。

????整个寂静的街道本就没有太多的店铺,就算是有也早就关门休息,只剩下一两家夜宵店面还开门营业,时不时传来一些人声。

????洗衣店内,空间不大,因为被柜台隔成了两半,所以导致前面顾客的区域有些狭小。

????只不过大多洗衣店都是这样的装修方式,可以看到柜台后面的店铺上空,挂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衣物,只是这些衣物大多都被包装整齐,显然都已经清洗完毕等待主人的领取。

????柜台后的一张桌子前,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用手中的熨斗,烫着面前摆放的西装,整个人时不时的打着哈欠,而且显得有些疲劳的样子。

????半拉下的卷帘门,发出一阵抖动的响声,随机一道身影在灯光下走了进来,而后站到了柜台前方。

????柜台后的中年男人,这是才缓缓的抬起头,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进入店铺的身影,而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。

????面前隔着柜台,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,正低头看着他,男人一头短发搭配着标准的国字脸,本来还算成熟内敛的样貌,只是被脸上那几道狰狞的疤痕破坏了。

????走进洗衣店的男人,正是魔都第一特勤局的局长,雷雄。

????在此刻的深夜,他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内,一件普通再普通不过的洗衣店内,是有何事呢。

????只见雷雄和柜台后的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眼,而后他探手进入上衣内衬的口袋,掏出一本证件,轻轻放在了柜台上。

????“虽然是老朋友了,但是规矩还是要遵守的!”

????本来一脸严肃,甚至因为脸上疤痕显得有些狰狞的雷雄,再说完这句话后笑了起来,这种笑容,如果第一局的其他人都在,必然也会惊讶无比,因为他们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局长这样笑过。

????而对面的那个无比普通的中年男人,也同样笑了起来,只是他的笑比较含蓄,面带微笑的他接过雷雄放在柜台上的第一局证件,然后对着自己手表一扫,接着扔还了回去。

????雷雄一把抓住丢过来的证件,而后将右手递过去,只见那男人的手表扫过他的手掌,没有任何问题,他也就将手收了回去。

????“现在花样是真多啊!”

????“上个月我记得你弄了个咖啡厅,还有一次貌似是在一家小区居民楼内,这次又换花样了,改洗衣店了!”

????“你们总局的人精力可是真多啊!”

????中年男人看着雷雄的调笑,也微微笑着,开口回道:“安全第一,安全第一!”

????雷雄双手撑着柜台,也打算长话短说,直接进入正题。

????“东西呢?”

????中年男人拿手点了点他,而后拿起一边的挂衣杆,对着顶上那一片茫茫多的衣服中仿佛探索一般的拨弄寻找了几下,而后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的金属箱子,被他用衣杆夹了下来。

????黑色箱子差不多有一个小提琴箱那样的长度大小,这让雷雄脸上的笑容更加喜不自禁。

????“这次有什么好东西?”

????对面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,“规矩,你应该知道的!”

????他好像是个比较沉闷的人,话不多的样子,而他说的规矩必然也是作为物品的交接人,他不能私自打开箱子,更别说打开这个箱子需要一定的内部手段。

????雷雄点了点头,没在多说什么,从柜台上接过箱子,心中多少有些迫不及待,只是他虽然表情生动,但是能够感受到他紧绷的身躯,以及整个人不断压抑的气势。

????只是他感知了一会,发现都没有什么问题,也就收起了那股气势,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:“下次有空聚聚!老李也和我常常念叨你!”

????“安全第一,安全第一!”

????“等下次吧!”

????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,抬手和他挥了挥手。

????雷雄也不再多说,弯腰走出了洗衣店,回头看向洗衣店瞬间关闭的灯光,他明白,在明天日出之时,这家洗衣店将不复存在,而那个他熟悉的男人,也将如同陷入黑暗中的影子一样,再无踪迹。

????抬步走下人行道的台阶,身后洗衣店的卷帘门也在瞬间落下,伴随着铁皮的脆响声,整个街道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????“噌!”

????火机点火声,伴随着香烟被点燃,路灯下的雷雄脸上升腾起一阵烟雾。

????“出来吧!”

????他叼着烟,一手提着箱子,低声开口说了一句。

????寂静的街道,此刻都看不到有一丝人影,但是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,一道身影从远处临街店铺的上方,轻轻跃了下来。

????一声军绿色的装扮,配合着高帮军靴,以及那一头长马尾,厉娜那一身穿衣风格,依旧那么明显。

????“好了,我说过了,第一局之间的传承物品交接,地点和时间不可能被泄露!”

????“现在,你相信了吧!”

????对面的厉娜无话可说,确实就像对面雷雄说的一样,她说服雷雄让自己跟随而来,就是防备着这次交接会不会是黄金台的目标,但是显然在远处观察着这里的厉娜,没有发现一点不对的动静,这就是说明她的判断错误了。

????雷雄随手丢掉烟头,而后踩灭,向着街道的一边走去。

????“叮!”

????口袋中的联络手机响了起来,雷雄止住了脚步,刚掏出手机接起,就看到一边的厉娜也掏出了手机。

????还没询问什么事情,耳中传来的话语声,让他渐渐整个人颤抖了起来,而后整个街道仿佛被黑暗笼罩一般,变得极度的压抑。

????没有任何话语声,他一把挂掉电话,整个飙射而出,而厉娜也随之迅速跟上。

????远处汽车的轰鸣声响起,接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,在深夜显得异常刺耳。

????....

????....

?????WT的大火,以及剧烈的爆炸声,连黄普江对面的普东都能看到,以及感受到那巨大的轰鸣声。

????而此刻位于东方MZ不远的一个地下停车场内,一辆大货车中端坐的一个身影,显然也被巨大的动静惊醒了。

????驾驶座内半躺着的身影,瞬间挺身而起,他惊疑的听着远处传来的动静,以及感受着心中的那份熟悉的,同类传递过来的感觉。

????刚要打开车门,一边的副驾驶车门已经当先被人打开,一个矮小身影闪了上来。

????“阿鹿,什么情况?”

????驾驶室位置上的铁鳞紧张的说着,因为突然出现的变故,多少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????阿鹿吐出口气,向后方车厢的玻璃窗看了一眼,然后开口说道:“WT那边貌似出事了,好像有人在那边闹事!山神的计划显然被打草惊蛇了!”

????“本来明天早晨发动的计划,现在立即执行,也算借着对岸的吸引第一局和永寂那帮人的势头!”

????“照老计划,你开车上路,停靠到既定的老地方!”

????“我和铁手,也直接行动,山神大人的计划,成败在此一举了!”

????阿鹿说完话,直接下车,而铁鳞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消失的身影,而后深深吐出口气,发动货车,向着地下车库出口驶去。

????货车冲上路面,很快驶到了高大的东方MZ塔下,而铁手和阿鹿驾驶的厢式货车也差不多同时到达。

????三人跳下货车,而后就一动不动的站在货车边上,而远处可以看到岗哨亭那,几个保安正躺倒在地不知生死。

????“嘭!”

????塔下广场一边的一座石像,进来莫名的动了起来。

????这怪异的场景,没有让三人有任何变化,他们依旧安静的站在那,身躯越发恭敬。

????“啊,那就是开始吧!”

????安静的空间,突然发出一道人声,而声音的发出点,就是那正在缓缓动起来的石像。

????“咔...咔擦!”

????石佛身上迸发出一阵阵的脆响,接着那花坛中的石像走下花坛,转身向着东方MZ塔下的大门走去,他每走一步,那身躯渐渐从石头转变为人类的躯体,最后踏上台阶,在进入大门的同时,已经变为一个正常的人类。